文人雅集推崇的海南沉香

发布时间:2020-08-19 22:00浏览:
“淡荡春光寒食天,玉炉沉水袅残烟。”“玩易焚香消永日,听琴煮茗送残春。”对于中国古代文人而言,焚香,不仅是一种自然而风雅的精神享受,更是一种结合了财富和学养的生活习惯。文人雅事,自古皆然。

北宋时期,苏东坡被贬海南,曾写下不少诗句,“壁立孤峰倚砚长,共疑沉水得顽苍。”便是其一。而诗人陆游在《夏日杂题》中,曾以“午梦初回理旧琴,竹炉重炷海南沉。茅檐三日萧萧雨,又展芭蕉数尺阴。”直接点出海南沉香之名,足可见海南沉香在当年文人雅士生活中的地位。

琴棋书画,诗酒花茶,当代文人雅集也同样继承了古老的品香、赏香传统。当代雅集中,海南沉香,尤其是海南沉香的顶级品海南奇楠得到了最多关注。这不仅是因为海南沉香曾被李时珍感叹为“冠绝天下”,也是因为在中国古典文化中,焚香品香是文人雅士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与斗茶、插花、赏画一样,不仅是中国式生活的体验,也是因物证心,体悟自性的重要方式。因此,由历史悠久的海南沉香所带来的风雅体验,是其他香材所难以给予的。

文人对香的追求,是一种悠长深远的意境和更富于內涵的精神境界,这种心性的追求。她无形无影,虚无缥缈,在漫长的演变过程中,深深烙下了“空灵”的气质,是人与天地、人与人、人与心灵的沟通。古人在香云缭绕中寄托情思、启迪心智、追寻自我,得到了精神的享受和心灵的提升。

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,人们常常要问: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世界是什么呢?我们已经明显感到,生活质量明显提高,人间温情少了;吃的越来越好,健康景况愈差;工作效率提高了,压力却越发沉重;熟人多了,真情少了;面对满目的高科技、高档设施,内心世界却充满孤独。人们急需得到一种具有天然品味的,与时代相呼应的精神文化的充实,香,正是能够满足这一精神需求的一种精神文化。

从文学里、字画里,我们总能发现古人品香无处不在的足迹。细细数来,古人品香、玩香门道之丰富、历史之久远,无不超乎我们的想象。令人欣喜的是,随着当前永春县大力发展香产业,香文化正重新影响着我们的现代生活。重拾香道,品读跨越千年的香文化,既是精神上的一种陶冶,又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传扬。

追溯历史,中国人用香萌发于先秦,而后逐渐完备成熟,于宋元最为鼎盛,于明清广为流传。事实上,最早焚香所用的香料,并非我们所熟知的沉香、檀香。在秦汉以前,大多焚烧的是些兰蕙之类的香草,直至汉代,出产沉香的岭南日渐与中原往来,南方诸郡纷纷进贡香料,这才开始了以沉香为香料的焚香历史。

此后,伴随佛教盛行,香从佛堂庙宇走进皇室贵族乃至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,并逐步形成精致的品香仪式。不管达官贵人、文人骚客,又或者是高僧大德,平日里着衣帽需熏香,琴棋书画也要点上一炷香。南宋时,达官显贵“以青丝贯之佩于颈,时衣领间摩挲以相示,由此作佩香焉”,所过之处,无不香气缭绕。

海南沉香

翻阅古籍,香之倩影随处可见。宋时朱熹有《香界》道:“花气无边熏欲醉,灵芬一点静还通”;元曲《西厢记》中,张生初见崔莺莺,便是莺莺在佛殿“烧香”,“兰麝香仍在,佩环声渐远”;清代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题有一联,“宝鼎茶闲烟尚绿”,道的便是宝鼎炉焚香情景。

“焚香鼓琴,栽花种竹”、“寒夜读书忘却眠,锦衾香烬炉无烟”、“即将无限意,寓此一炷烟”、“啜茗焚香,令意思爽畅,然后读书至日昃而止,趺坐,尽线香一炷”、“时之名士,所谓贫而必焚香,必啜茗”……你瞧,士贫尚且“必焚香”,古人对香的推崇与喜爱不言而喻。

待到晚清,时局不定加之西方文化涌入,种种因素作用之下,香道与诗词歌赋等雅事,日渐淡出中国人的生活。所幸的是,近年来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香文化逐渐复苏,这一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流淌了两千年之久的传统文化,终于得到更多的继承与传扬。

时尚总是轮回的。到如今,香的身影逐渐在各种健身房、SPA馆、私人会所、书吧等出现,成为现代人休闲养生、身心放松的新方式。诚然,与古人的诗情画意相比,现代人生活节奏紧凑,忙碌和压力无处不在。但这丝毫不会妨碍你用香、品香。清晨起床,可焚香提神醒脑;工作用脑时,也可点香静心,去杂念、集中精神;夜幕降临,更是可以点上一盘沉香,伴着香气好入眠……喝茶时、开车时、亲朋好友相聚时,闲坐阅读静听古曲时,都可以香为伴。
编辑:沉香品鉴
回到顶部